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的发展阶段
发布时间:2017-10-20    浏览次数:10

习近平总书记的7·26”重要讲话,是对新中国成立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持续不断地艰苦奋斗所取得的成就的高度评价。十八大以来党和国家事业发生历史性变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进入了又一个新的历史时期。为此,我们必须要有长期艰苦奋斗的思想准备。让我们弘扬愚公移山精神,子子孙孙持续接力,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

  

从新中国成立后到本世纪中叶的100年,包含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三个历史发展阶段

  

毛泽东在新中国成立后一直在规划我们国家未来的蓝图。他设想的路线图和时间表,几经调整,最后定格在要使中国变成富强的国家,“建设起强大的社会主义经济,我估计要花一百多年”,没有一百多年的时间,“要赶上和超过世界上最先进的资本主义国家”,“我看是不行的”。

  

这一百多年的奋斗目标,正好是我们党的第二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在邓小平提出“三步走”发展战略后,党的十七大作了进一步规划,提出到本世纪中叶新中国成立100年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使我国成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党的十八大进一步指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总任务是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并正式提出了“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

  

从新中国成立到本世纪中叶的一百年,应当是我们中华民族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历史。毛泽东领导中国共产党取得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建立起新中国,开启了近代以来久经磨难的中华民族站起来的历史。这段站起来的历史即是我们常说的新中国成立后前30年的历史。在这30年,我们国家对内实现新民主主义向社会主义的过渡,建立起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并开展全面大规模建设,初步地建立起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对外进行抗美援朝战争和多次边境自卫作战,粉碎了美国军队不可战胜的神话,捍卫了国家的神圣领土和主权。中国人民真正站起来了。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进行拨乱反正,实行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和改革开放的路线,开启了中国人民由站起来到富起来的历史。在邓小平提出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号召后,30多年来,我们党领导人民开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改善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在2010年我国的经济发展总量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到2020年,我国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7000多万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中国人民开始真正富起来了。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贯彻五大发展理念,有力推动我国发展不断朝着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方向前进。特别是中国特色大国外交逐渐形成,中国主动参与全球治理,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我国的国际形象显著提升,国际地位和影响力达到了新的高度。这标志着中华民族开始走向强起来的新时代。

  

从新中国成立到本世纪中叶的100年,虽然包含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三个历史发展阶段,但它们不是彼此割裂的。这三个阶段,是一脉相承、递进发展的,犹如农作物生长的春种、夏耘、秋收的关系。没有前者就没有后者,一定要辩证地、历史地看待这三者的关系。

  

党的十八大以来是新阶段的历史起点

  

历史发展形成新阶段,具有转折性的阶段特征,如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是党和国家进入新的历史时期的伟大开端。因为它拨乱反正,实行了一系列具有革命意义的伟大转变。这种转折性的阶段特征,人们容易感觉到。历史发展形成新阶段的另一种形式,是“超常性”的阶段特征。这里讲的党的十八大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的发展阶段的历史起点,就属于这一类型。这种类型往往不容易为人们认知。所谓“超常性”,或者是发展的速度超常,或者是改革的力度超常,或者是治理的深度超常等。当然,这些都是根据我们国家的具体情况而言的。

  

为什么说党的十八大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的发展阶段的历史起点,属于这种“超常性”类型呢?因为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提出并践行的一系列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使我们党和国家发生了超常的巨大变化。这种“超常”,就是习近平总书记在“7·26”讲话中所概括的“解决了许多长期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难题,办成了许多过去想办而没有办成的大事”。这里且举几例来说明党的十八大以来的“超常性”。

  

第一,反腐败斗争的“超常性”。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猛药去疴,重典治乱,“老虎”“苍蝇”一起打,使多少年来一直遏制不住的腐败现象多发高发势头得到有效遏制。截至20171月,中央纪委共立案审查中管干部240人,给予纪律处分223人。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116.2万件,给予纪律处分119.9万人;全国共处分乡科级及以下党员、干部114.3万人。

  

第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超常性”。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201511月提出的。它要解决经济结构调整这个“老大难”问题,要在保持总量增长的同时,实现结构优化。简言之,就是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的“三去一降一补”五大任务。2016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攻坚战打响了。五大任务齐头并进,但去产能是重点。仅一年时间,钢铁去产能4500万吨、煤炭去产能2.5亿吨的目标均已提前、超额完成。国务院清理、取消或下放各类审批事项1000多项,全年降低企业成本就超1万亿元。工业企业利润明显好转。这样的效果远远超出预期,大大提振了市场信心。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改变中国,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出现“新气质”。

  

第三,科技创新发展的“超常性”。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把科技创新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我国在量子通信、光量子计算机、高温超导、中微子振荡、干细胞、合成生物学、结构生物学、纳米催化、极地研究等领域取得一大批重大原创成果。战略高技术捷报频传,载人航天和探月工程、采用自主研发芯片的超算系统“神威·太湖之光”、蛟龙号载人深潜器、自主研发的核能技术、天然气水合物勘查开发和新一代高铁、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成就举世瞩目。我国科技发展水平从以跟踪为主步入跟踪和并跑、领跑并存的历史新阶段,这是近代以来所未曾有过的重大变化,表明我国科技发展站上全新的历史起点,加速推动我国从科技大国向科技强国迈进。

  

第四,生态文明建设的“超常性”。建设生态文明是党的十七大提出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要求之一。党的十八大将其纳入“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后,党中央就始终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治国理政的重要战略位置。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加快建立系统完整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十八届四中全会要求用严格的法律制度保护生态环境,十八届五中全会将绿色发展纳入新发展理念。五年来,制定修改的有关生态文明建设的法律就有十几部之多,为生态文明建设提供可靠制度保障。十八大以来,党和国家对生态文明建设的部署,频次之密、推进力度之大、取得成效之多,前所未有。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经济社会这种“超常性”发展还有许多。正是这种“超常性”,“解决了许多长期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难题,办成了许多过去想办而没有办成的大事”,因而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发展阶段后,依然任重道远

  

党的十八大指出:“我们党担负着团结带领人民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任。”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的发展阶段最基本的三大任务。

  

实现这三大任务异常艰巨。就拿第一大任务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脱贫而言,如果按过去三十多年年均减贫600多万人的速度计算,还有7000多万人的脱贫需要约11年,即到2025年才能实现目标。现在要提前五年实现,其艰巨性可想而知。所以,习近平总书记发出“为决胜全面小康社会”而奋斗的动员令。第二大任务推进和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是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后到新中国成立一百年的总任务。讲经济发展总量,不用说超过中等发达国家水平,就是接近或超过发达国家水平也可以实现,但若论人均发展水平则异常艰巨。再论实现民族复兴的中国梦,那更艰巨了。这有一个参照系问题。若以古代中国盛世对人类文明的贡献率而言,我们曾经达到世界的一半以上,即超过了世界其他国家贡献率的总和,那是不得了的。以此为标准可能不现实。这就是说,只要我们国家对人类文明的贡献率与我国人口占世界人口的比率大体相当,就可以称得上对人类有较大贡献。显然,实现这个奋斗目标的难度也很大。

  

怎样才能实现新阶段异常艰巨的宏伟目标呢?习近平总书记在7·26”重要讲话中从坚持和改善党的领导,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从增强理论自信和战略定力,勇于推进实践基础上的理论创新;从提高战略思维能力,按照新的历史阶段的要求制定党和国家大政方针等方面作了论述。这里,着重从思想方法维度强调三点。

  

第一,要准备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我们的前进道路不可能是一片坦途,必然会面对各种重大挑战、重大风险、重大阻力、重大矛盾。从国际发展环境看,国际形势处在新的转折点上,原有的全球政治经济均衡状态正被打破,新的均衡尚未形成,我国的周边并不安宁。从国内发展历史节点看,我国正处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迈进的转变阶段,矛盾和风险比从低收入迈向中等收入时更多更复杂。在任何时候都要看到形势变化给我们国家带来的风险,这就需要准确把握形势变化,深刻理解新的历史特点中蕴藏的机遇和挑战,准备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

  

第二,要增强忧患意识,坚持“安不可以忘危,治不可以忘乱”的底线思维。我们希望党内团结、社会稳定、人民幸福、国家太平。经过改革开放近40年艰苦奋斗,才有目前这样的伟大成就,我们非常珍惜。但是不安定的因素还存在,要折腾和分裂我们国家乃至将战争强加于我们头上的势力还存在。因此,我们要居安思危、知危图安。对面临的各种困难和挑战,我们要从最坏处着眼,做最充分的准备。只有这样,才能主动应对各种不测,以尽量小的损失,获得最好的结果。

  

第三,要有长期艰苦奋斗的思想准备。新的历史阶段的三大任务,除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指日可待以外,其他两项仍需相当长时间才能实现。毛泽东同志说过,要使中国变成富强国家,对人类的贡献符合我国人口在世界的比重,“这已经不是我这一辈的事,也不是我儿子一辈的事”。邓小平同志讲过:“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制度,还需要一个很长的历史阶段,需要我们几代人、十几代人,甚至几十代人坚持不懈地努力奋斗。”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一项光荣而艰巨的事业,需要一代又一代中国人共同为之努力。”既然如此,就必须要有长期艰苦奋斗的思想准备。让我们弘扬愚公移山精神,子子孙孙持续接力,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

  

   (作者为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